沽久.

一个喝不惯酒写不好诗心里除了他就什么也装不下的.
我.
Let it be me.

可能上辈子是古代的什么人,现在才这样痴迷汉服和古典美人吧……手指婆娑衣角的时候都觉得心头悸动,彷佛指尖点在湖面荡开千里微波,踏着绝影在黄沙里蹉跎,拥着娇娘剪碎一地相思孑孓独活。

评论(3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