沽久.

一个喝不惯酒写不好诗心里除了他就什么也装不下的.
我.
Let it be me.

鼓声对我来说太震撼了,排练时鼓声响起来,和着舒缓的节奏,眼泪就冒出来了.
没什么难过的.
只是鼓声太重了,压在心上,把泪挤出来了;又或是太用力了,砸在心上,砸出一个大口子,透明的血液淌了一地.
甚至开始幻想,战鼓擂擂,你等了一千年的人,还是不回来.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