沽久.

一个喝不惯酒写不好诗心里除了他就什么也装不下的.
我.
Let it be me.

接上一条.
我想身后面有一个人,有一架鼓.
我在前面拉着二胡,身后面鼓槌挥舞,吹起我的裙摆,吹乱我的头发,吹散我的眼泪.
何等酣畅淋漓,潇洒快意.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