沽久.

一个喝不惯酒写不好诗心里除了他就什么也装不下的.
我.
Let it be me.

我爱小白,谢谢,没了.
哦对了请叫我白夫人,谢谢.
我觉得就年龄上来讲我还是有可能的,真没了.

评论